法律规定

2017-09-07 17:38

2013年12月29日,宋争光被释放。但他们留了尾巴。蔺文财说,走出看守所的宋争光拿着取保候审决定书,日期是自2013年12月28日起,取保的前提是交纳1000元保证金。

蔺文财认为,法律规定,撤诉案件交给公安机关处理。公安机关只有两种处理方式:如果有新证据,就将案件重新移送到检察院;没有新证据,就只能撤案。

7月16日下午,宋争光被警方带到郸城县做心理测试。测试人员以小玲被害前后所穿雨衣的位置为目标问题进行测试。警方称:测试结果反映,被测人员在撒谎。警方将宋争光定为重大作案嫌疑人。

其辩护人则表示,宋争光作为未成年人,警方讯问时,没让监护人到场和签字,不应作为合法证据。

这在法律上是一个空白点。没有最终结论,对像宋争光这样的人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河南李怀亮冤案,就是在拖了6年后才宣布无罪的。蔺文财说。

在与《法制晚报》记者3个小时的采访对话中,23岁的宋争光一直眼望远方,木呆呆地坐在母亲旁边,似乎在讲述别人的经历。当问到被羁押了6年是否想家时,他终于哭了出来。

2013年3月,检察院虽然撤回起诉,但宋争光仍被羁押在淮阳县看守所。

确认小玲被杀后,警方开始走访。一名曾在现场附近捉爬猴的女村民称,曾看到同村村民宋争光在事发的树林出现过。

蔺文财表示,法律规定,近亲属、辩护人有权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在实际操作中,公安机关在亲属不去办理手续的情况下,可以为犯罪嫌疑人办理取保候审措施。

宋争光与小玲是堂兄妹关系,俩人都住在罗庄村。出事前,俩家关系很好。辛连英称。

面对指控,宋争光在法庭上推翻了之前的供述。他说,自己做出有罪供述是因为受到刑讯逼供,称民警把他的左腿打断了。

他表示,撤诉要经过检察院同意,如果检方不同意撤,在实践中,案件就只能挂着,也就是说宋争光将一直背着犯罪嫌疑人的名头。至于什么时候能洗刷罪名,要看公安局的案件办理情况。如果真凶永远抓不到,就一直无法结案,而法律对公安机关的办案期限没有规定。

6年多前,时年16岁的宋争光被警方带走后一直被关押在淮阳县看守所,他被卷入一起杀人案。

随后,母亲带着哥哥回了家。可直到晚饭后,小玲仍未回家,小玲妈妈发动村民寻找,直到当晚12点仍没找到,遂报警。

2007年7月14日下午,淮阳县冯塘乡罗庄村。这一天,大雨连下了近一个月,村边树上出现很多爬猴。爬猴可当药材,也可食用,因为有人收购,村里很多人趁雨小的时候到村边树林捉爬猴。

法制晚报讯(记者洪雪)昨天下午,宋争光一家三口回到家。家已经塌了。一家三口服刑期间,6间房子塌了2间,屋里被偷得空空荡荡。

2007年7月17日,经讯问,警方称宋争光对杀害小玲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次日,宋争光被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

6年前被抓时,我儿子是一个爱笑爱闹的正常孩子。现在,他成了一个不哭不笑眼神空洞的木头人,我心里刀割似的难过啊!辛连英握着儿子的手哭着说。

我们没交过任何保证金,也没签过字,是谁把儿子保出来的呢?宋现友夫妇经过了解才得知,给宋争光担保的竟是当初抓走他的公安机关。

经法医检测,小玲面部等身体多部位出现淤血肿胀及擦伤,会阴部有淤血、水肿和撕裂伤。警方认定:小玲系被他人扼颈致昏后,移入水沟,溺水而亡。

此前,公安机关曾想给宋争光办理监视居住手续。但因为多年上访,宋家的房子已经坍塌,全家人居无定所,因此不具备监视居住的条件,只能办理取保候审。

当时正值暑假,上小学3年级的9岁女孩小玲(化名)跟着母亲和哥哥到村西北的树林里抓爬猴。

宋争光的代理人蔺文财表示,省高院两次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说明司法机关查明的事实不清楚,存有疑点,现有证据不能充分认定被告人有罪。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应该无罪释放宋争光。

宋争光的父亲宋现友也认为儿子不会杀人,结合儿子的腿伤,宋现友认为办案人员对其儿子刑讯逼供。为此,他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被警方认为影响了有关部门工作。

第二天一早,村民陈某下地干活时,在棉花地东头的树林里发现一只红色塑料鞋。经家人确认,它正是小玲的凉鞋,村民们随后找到了小玲的尸体。

根据检方指控,2007年7月14日下午5时,宋争光见小玲一人在树林中捉爬猴,顿生歹意,遂将其掐昏猥亵,并将其移入西边水沟内,致其死亡。随后,宋争光将小玲所带物品藏匿后逃离现场。

2009年4月24日,淮阳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宋现友和辛连英有期徒刑2年6个月。

推荐文章

查看更多

随机阅读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