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先生的妻子吴女士称

2017-10-08 10:15

凑巧的是,记者下楼时刚好碰到该校教学副校长徐业双,徐副校长说,小蔡是高三(4)班学生,之前有媒体报道说小蔡成绩不错,平时成绩500多分并不属实。我专门问过,班主任说小蔡平时成绩并不理想,考上三本都很难。

对小蔡的印象,徐副校长表示平时打交道不多,没什么印象。但他告诉记者这样一个细节:28日,班主任孙新获知零分事件后,与小蔡电话联系,小蔡居然在电话那头反问你是谁?这令孙老师大感意外,因为他和小蔡对彼此的电话并不陌生。当孙老师表明身份时,小蔡再次反问哪个孙老师?我不认识。

蔡家一名亲戚告诉记者,当小蔡查出高考零分后,大家都觉得难以置信。小蔡是个聪明的孩子,再不济,也不至于所有学科考零分。

28日,洪湖市招办负责人专程来到省考试院,调阅了小蔡的答题卡,发现所有科目的答题卡上,除了考生的姓名和准考证号填写、条形码无误之外,均无其他填涂痕迹。

昨日上午,蔡先生带着儿子来到武汉,准备前往省考试院查询儿子的原始考卷及考试时的监控录像。但当记者与蔡先生取得联系时,蔡先生表示,自己因中暑,加上忧急相加而休克,现暂在武昌的朋友家休息。

蔡爷爷是村里的退休教师,他说,孙子4岁就会背很多唐诗,很聪明。当年中考考了538分,超过洪湖一中的录取分数线。

我百分之百地相信儿子!电话另一端,蔡先生哽咽着说,儿子一再表示自己是答了题的,绝对不是交的白卷。当记者提出要与小蔡交流时,蔡先生拒绝了。他说,这事给儿子的打击很大,他现在情绪很低落,自己强迫他去休息了,希望媒体不要打扰他。

省考试院工作人员称,往年高考成绩出现零分一般有三种情况:一是在高考前参加了别的学校的单独招生并被录取,没有参加高考;二是正常缺考;三是考试时作弊被当场发现。但蔡先生表示,儿子不属于这三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

我怎么都不相信孙子交白卷。小蔡的爷爷蔡光祜激动地说。他告诉记者,孙子一向乖巧,爱看书。从小由自己带,上小学后才搬到沙口镇上居住。

蔡先生还表示,儿子曾经伤心地对他说爸爸,不管这次核查是什么结果,我都不想再追究了,我还是去复读算了。蔡先生说,儿子不断哀求自己,要他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蔡先生也打算放弃查分念头,带儿子回洪湖家里休息。

昨日,记者来到沙口镇蔡阳村,这是小蔡的老家。蔡妈妈吴女士正在赶往武汉与丈夫、儿子会合的路上,家中仅剩一对老人。

高考后,蔡爷爷还特地赶到孙子家里询问情况。孙子当时有说有笑,说自己感觉还不错。老人说。

蔡先生说,儿子坚称没有交白卷,所有科目都做了,不可能是零分。蔡先生的妻子吴女士称,高中三年自己一直陪读,高考期间也是自己亲自送儿子进考场,考试期间并未发现儿子有异常,难道他呆坐在考场里不动笔?

省考试院秘书科一李姓工作人员表示,虽然之前该院工作人员和洪湖市招办负责人先后两次调阅了小蔡的考卷,并查明该考生4科答题卡均无答题痕迹。但是为了做到对考生的公平公正,考试院会在近两天内,向媒体公布小蔡的各科答题卡。

昨日下午,记者赶到小蔡就读的洪湖一中,偌大的校园空荡荡,只有少数老师在指导学生填报高考志愿。记者拨打小蔡的班主任孙新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孙老师所在的物理办公室的一名老师告诉记者,他今天没见到孙老师。记者跑遍办公室,发现小蔡的其他科任老师均不在校。记者来到办公楼四楼的校长办公室,所有校长、书记和副校长的办公室大门紧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