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寻到了磨出的假课

2017-12-25 00:08

一说“出发点”,很多人喜欢和“功利心”联系到一起。但是,如果每天无目的的做事,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前路危险也好,漫长也好,起码有自己的目标,倘若连基本的目标都没有,那去听什么?听了以后说什么?说了以后让人感悟什么?听课,不是云里雾里的事,而是真切实在的事,来不得半点应付与马虎。但是,现实的课堂听课中,听课的出发点却形形色色,零零总总……

今天,随着教育改革的推进与变迁,作为教育工作者的我们深深体会到抓好听课关是抓好质量关的前提。因为听课,我们发现了失败的好课;因为听课,我们找到了成功的差课;因为听课,我们寻到了磨出的假课。40分种,不仅是老师教教材,老师本身更是一部教材。在知识与学生之间的课堂上,老师的言传身教是唯一的桥。桥通了,路顺了,知识才会真正走进学生的心间和大脑。

而另一位闫老师所授的科学课,自己的思路不知不觉被老师所牵引,不论是知识点的讲授,还是整个实验的过程,以及课程环节设计和重点难点的剖析,老师幽默风趣的言语,机智巧妙的对答,让人不得不拍手叫绝。孩子们专注的眼神,洋溢的笑容。我知道他们的得到,他们的渴求。

同样的课程,为什么有截然不同的效果。这就需要我们听课人的有效点拨与善意引导。问题是出在责任心上的就要从老师心灵入手,问题出在专业差上的就要从提高业务入手,问题出在心理素质上就要多给老师展示的平台,问题出在思路狭隘上就要从拓宽视野入手。总之,既要选择让老师不抵触可以欣然接受的方法,又要选择给老师留有台阶的交流方式,在肯定中促进教师成长,在磨合中促进教师成熟。也许出现的问题千差万别,但是,相信方法总比困难多。所以,不怕不成器,只要不放弃!

先听的是吴老师的课,概括起来八个字“失望、惆怅、愤懑、忧虑”。整节课教师思路不清,学生听课状态极差,老师唱着自己的“独角戏”,学生们在“自娱自乐”。本应生动活泼,学有所得的科学课,却以如此低品质的结果收场。究其原因不难发现问题:本应实验课,但学生实验器具却带的参差不齐,可见老师平时要求不够,学生重视程度不够。其次,教师用语匮乏,缺少学生喜闻乐见的教学模式和沟通方式,引不起学生兴趣。第三,教师本节课以得过且过的备课态度,缺少对教材的透彻分析,研读教材不深不透不广。就这样在“艰难”的四十分钟里,老师和孩子们共同“痛苦”着。如果给这四十分钟下定义的话,我感觉它不是“课堂”,更像是“市场”。

今天,听课回来。我的同学(现在是一名班主任)给我发了条短信:“我代表老师们告诉你,你可真不嫌累。”我看了短信,微微一笑,回了一条:“我代表校长们告诉你,这样你们的精彩才会处处呈现。”作为校级干部的我,曾经的一线教师,我深知大家的“深恶痛绝”。而身为一所学校的“家长”我们要做什么?该怎么做?抓质量、抓改革、抓发展,不是响当当的口号,需要的是我们弯下腰,深入到每节课,走进每个人的言出必行(注:原文出处有误,似应表述为“走进每个人的内心”)。当然,对于有些教师,校长来听课可能是“当头一棒”。可是,对于那些认真执教于讲坛的老师,也可能是一剂“强心针”。还有人会说:“不管好不好,都不用领导听……”究竟是什么引起老师如此大的反感?怎样听课才能不触碰老师们那根脆弱的“神经”?究竟老师喜欢怎样的听课方式?……走进老师,将心比心,原来我们的课不仅要用“耳”来听,更要用“心”倾听。

有人常说:“哎!我的听课任务快完不成了,这几天要抓紧都听出来。”显然,这是应付了事的听课方式。还有人会说:“小张最近对我态度极差,我看应该好好听听他的课,要不然他还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呢!”显然,这是打击报复式的听课方式。还有人说:“李老师课讲的真好,每次听她课都如沐春风。”显然,这是怀着学习心态的听课方式。还有人会说:“刘老师刚调来,去听听她的课,先对她有个初步的了解。”显然,这是考察评估式的听课方式。教师个体情况不同,教材理解不同,课堂把握不同。于是,就有了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听课原因。但不管什么原因,我们对的都是“课堂”,听评对象都是“教师”。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确自己的角色与职责,不可以带着“有色眼镜”去听评每节课,更不可以以“嘲讽打击”为目的。只有我们的出发点是积极的、友好的、善意的,我们的听课状态才能是真心的、平实的、专业的,给人以启迪的。

推开门,走进教室,走进老师,走进学生,让教育勃发的生机,从听课的瞬间开启吧!

记得以前做一线老师时,我特别喜欢有“外人”来听课。为什么?不是因为我喜欢表现,而是有“外人”在的课堂,授课效果更好,学生的参与意识更强,课堂的反馈更积极更热烈,这些都是平时课堂很难拥有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意识到有人来听课的好处。他们会紧张,这是因为他们临场经验还欠火候;他们会词穷,这是因为他们课前准备不够丰厚;他们会抵触,这是因为他们思想还不够端正;他们会逃避,这是因为他们内心怯懦胆小。殊不知,被听的过程也是成长的过程,不论听课者给予好的或坏的评价,都是一种历练一种磨合。于是,在教师群体中涌现出了一批喜欢让领导听课,经常邀请教研员来评课的老师。那是因为他们尝到了“被听”的甜头。三个臭皮匠,还顶一个诸葛亮呢,更何况来听课的人大都不是“臭皮匠”。要让老师们认识并且相信听课的力量。出一次丑不可怕,一辈子出丑才可怕,因为丢的不仅是自己的脸面,更是孩子们的未来。熟能生巧,绝对是真理呀!有时,也许我们多一点点的用心,多一点点的责任,不会很难,但却可以成就千千万万。